雷宇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eiy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从台湾到北京,还是那么远吗? (下)

2010-11-16 12:51:2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70075 次 | 评论 0 条

 
宫铃:芮成钢的事情,我讲一下,包括凤凰卫视在全世界媒体的报道。为了一则好新闻,你永远都保持着优雅,你是不可能的。我自己在两会上也是张牙舞爪的。但是,适当的粗鲁,只要不涉及残忍,对方的隐私,不是恶意的冒犯,或者是问他职权范围内的事。所以,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之下,适当的粗鲁我认为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就这个角度上来看,先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问题在哪里呢?当时说韩国媒体有没有要提出,因为人家说韩国媒体。但是,他站起来回头问了,你们有没有现场要提问。可见他是有确认的,我们挑毛病来说,就是吹毛求疵。
  第二,我认为奥巴马当时是想把机会留给韩国媒体,你一个中国媒体站起来,他当时说有没有韩国媒体要问。所以他当时说是要确认,但是先生没有让奥巴马说话,这个是问题。你应该要给人家一个空间去确认,所以他那时候才脱口而出说我代表亚洲。但是,有人说这是给韩国媒体不发问的一个大台阶,我觉得这是羞辱韩国媒体。不是这样的,就是你身为一个越大的国家,就是古代中国的儒家思想就说你越大,越强,你应该要越谦卑。让这些小的在那儿跋扈一下,但是你大,反而要谦卑。为什么?就像两岸关系一样,你的大必然天生的给人家威胁感,那你为什么还要那么粗暴。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在国际礼仪上,奥巴马无论如何是美国人民选出来的总统,你不尊重这个政权,你好歹要关乎到中美两国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你伤害他的总统,就是伤害人民情感的感情。这个问题我不知道先生在他想要发挥这个中国软实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人有国民外交,假设有一个美国朋友这样做,你心里会有什么感觉。你们当时的气氛就会变的很尴尬,所以我认为他的缺失大概在这几个地方。就是他想要去争取这个提问机会,这是对的。这个大场合,哪个记者都想求表现,我们做记者的都清楚。但是,你欠缺思考。
  第三点,一个记者的本职工作是什么?提问!而且要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但是这里本末倒置了。当时奥巴马问的什么问题,有没有因为他的提问而导致全世界的关心而引发对美国的普遍职责,看来是没有。我认为这个就是忘了最终极的目标,像我们做媒体的最能够心有的感受就是提问,找到好新闻,看起来这个问题凸现的都在芮先生自己身上。

主持人:现在大陆很多网民很激愤,就是因为他们很被动的被代表了。因为先生代表过全世界,代表过亚洲,代表过中国。

  宫铃:我看过一篇文章,说下一个他代表宇宙。当然这是情急之下的话,人在平时的素养会决定他在紧急时刻的反应表现。
  所以,他会这样急躁。我一直讲奥巴马并没有说你给我坐下,我不回答你的问题。他只是说我需要问一下有没有韩国媒体提问。后来他说没有人敢提问,这个话我觉得不要说了。好歹先生也是一个帅哥,中央电视台的精英,就不要再讲这些好象打落水狗的话,不是一个大台记者。

 

 

  主持人:您跟连战、宋楚瑜都有接触,在大陆跟温总也有接触。您觉得台湾的政治领导人和大陆的政治领导人给您的感觉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宫铃:我觉得不管是宋先生或者是先生,都比较少霸气,就是比较温良恭俭的,就是霸气比较少。当然,也跟台湾赵少康先生讲过的政治也是有流行的。就是有一阵子就是流行连战那种感觉的,后来就流行陈水扁现在这种感觉,现在到了马英九的流行。它也是有流行的,就是你喜欢哪种政治。
  我们的大陆的领导人,除了温总之外,老是温情款款,可能因为姓温的关系,很温情。大部分的都给我感觉严肃、霸气,不苟言笑,非常的谨慎。所以,比较难亲近他。
  你说哪个好,哪个不好,我觉得就要看大陆现在流行什么。  

 

主持人:那你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距呢?

  宫铃:我觉得台湾人为什么比较温情,大概还是跟选举有关。大陆这个状况,我必须要说共产党里头人才济济,能够当上个总书记不容易。所以,久而久之自然就不苟言笑,一丝不苟了。一路上来负淘汰制是挺严峻的,我能理解。

  主持人:最近有一个很八卦的消息,就是大S和大陆的富二代汪小菲,这个新闻已经很火爆的。我在台湾一个做时政的朋友,现在都改做狗仔了。我觉得这是很有趣的现象。

  宫铃:每到这样的事情,我就很庆幸我没有做记者了。因为我讨厌当狗仔,其实这也是因为两岸关系的缓和,最早是台商娶大陆女孩,慢慢的台湾女孩嫁大陆的男人。我甚至有些朋友直接通过网络就嫁到大陆来了,慢慢的大陆男人到台湾,台湾女人到大陆。这是一个很正常的过程。
   至于大S和汪小菲这个事情来的太快,如果汪小菲是普通人就算了,我看过他的妈很厉害。另外,大S和小S虽然是娱乐女性,但是她们给人的感觉都挺有智慧。尤其大S年纪也不小了,能够在这样的千挑万选之下选到汪小菲,我觉得多多少少都会令人好奇他有什么理由能够俘获芳心。我也讲了台湾人觉得大陆现在太厉害了,把我们的女明星都娶走了。因为大S毕竟是把台湾的女儿嫁到大陆来,所以都会有这样的心态。
   至于一般人怎么看,我倒觉得台湾人不会有这么特殊的感觉。倒是大陆人有更多特殊的感觉,这个里面当然女明星她嫁给普通职员,这个也很难想象。我们平心而论,我们都不要有那个嫉妒心或者是窥探的心理。如果一个女明星嫁给小职员,你敢娶吗?比如说伊文先生,我把林志玲嫁给你,你敢娶吗?因为他们都有一个世界,不要去太计较。就讲一句话,大S假设今天跟伊文先生谈恋爱,明天我们去喝酒。我心情不好,把50个姐妹全找来,你请客,你受得了吗?对不对,人在那个生活的状态不同,欣赏的角度就不同。

  
   主持人:好象之前都是大陆女孩嫁台湾的比较多,甚至还有台湾还有一个称号,就是大陆新娘来指代他们,其实还是有一些贬义的意思在里面。

  宫铃:不会,政府对大陆新娘很照顾的。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是你们没有想到的,就是台湾人不生小孩。现在六个小孩里面有一个是非台湾籍女子生的。这里面除了大陆之外,其实也比较流行越南新娘。至于你觉得大陆新娘有贬义,我觉得还好。有人说台妹是不是贬义的意思,我觉得要看你怎么想。所以,在这里面,只要发现是非台湾籍女子生的小孩,在学前教育上肯定是比较落后。于是在学校里面成绩会不好,因为这里面包括语言和社会环境的融合,母亲自己就没有融合进去。所以,他们就开始有所谓的非台湾籍女子的学习班。这个社区附近的老师替这个妈妈来辅导这个孩子的功课,这个是台湾政府的一个措施。他不希望人口素质下降,对台湾政府来讲,不讲别的,不管谁生的,你的爸爸是台湾人,你就是台湾政府的子民,就要想办法把人口素质拉上来。

 
 

  主持人:我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看到最近这几年大陆在网络方面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我想问一下,网络对台湾的一些监督,是不是也像大陆这样很厉害?

  宫铃:我这样讲,有一次我带着几个朋友去参观联合新闻网,整个网就两、三个人在那儿值班,一百多人不到的一个网。如果你觉得有监督的话,这两三个人顾得过来吗?
  实际上台湾讲的是让业者自己去监督,但是一旦有民众举办有色情,就是有不好的讯息,那就自己抽查。

   
    主持人:我的意思是像大陆这个网络的作用,包括唐骏、李刚、手表局长,都是网民发现的,然后让他们下马的作用很大。台湾是不是也有这种情况?

  宫铃:在台湾如果你发现了一个假的奶粉事情的话,这个奶粉有问题,你第一个想法是找立法委员。要不然就是打电话给电视台,这两个人最能帮你忙。要不然就直接找官员,要不然就是找媒体开记者会。现在许多报纸都有很多民众投诉热线,有很多的社会新闻都是从民众投诉热线里面来的,记者会去调查。所以,不管立法委员、区议员、乡村代表,这些人就帮你解决了。不要辛苦的自己去贴帖子,然后期待它赶快火,赶快的引起关注。所以,天涯如果去台湾,可能混不下去。

    主持人:刚才还有一个网友问公车私用的问题,大陆这边这种现象很严重,台湾是怎么杜绝这种现象的?

  宫铃:台湾是这样的,它只有几级官员是有车的。

  
  主持人:大陆这边是这个车配给你这个车就变成是你的了。

  宫铃:台湾不会,这样讲吧。陈水扁的女儿陈幸妤,当时要去南部干什么,坐了几次空军一号。结果立法委员全给她列出来了。
  再来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案子,陈致中缴了一张罚单是拿的国库机要费,你会发现它没有办法消单,他必须把这个单子缴了。因为台湾的单子上是有条码的,到了电脑上是取消不了的。
  另外,如果我滥用了公车,我让司机帮我开车,这个司机可能会接小孩,接老婆。这个司机你永远都没有办法保证他会去跟《苹果日报》爆料,你敢吗?

  主持人:他爆料会影响到他的职位吗?

  宫铃:不会,他是公务员,他是有保障的。而且是我犯错,我的位置就没有了。当然,这个人可能接下来去别人那里当司机,别人会怕你会不会给我爆料。但是,现在全民皆爆料,你怎么说?我怎么买通你,你都觉得爆料获得的程度比较大。所以,这里面我为什么说媒体的监督机制是很重要的。民众有非常好的一个申诉的渠道,这种渠道是在官方体系里面就有的渠道。甚至民间的集体,乃至公益基金会里头,包括法律资助的基金会里头,他们是会去补足制度上给你的压制,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所以,公车的问题很难说它可以肆虐。我听上一次立法委员买了一个车太大了,就被训话了,这样自然而然就解决了这样的问题。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从台湾到北京,还是那么远吗?(中)      下一篇 >> 我的绿色生活—单车的故事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雷宇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